玉说留皮
刘丙成
刘丙成
专家顾问

    关于玉器设计之俏色一说,有人持不同观点。这很正常。即便制作的同样是玉龟,即便与商代玉龟风格十分相似,也不必然背上仿冒的名声——对于“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声明,我们早已习惯了。诚然,每块玉料都是独特的。因而所制物件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尤其玉这种材料。关于玉器设计的话题,只是个人观点,不一定具有代表性,当然更不可能具有权威性。不过深入了解玉料皮色的现实应用,也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当今制玉,喜欢留皮。爱玉之人把玩留皮玉几成时尚。
    但凡物一流行,便易过火。不用挖空心思寻找佐证,身边俯拾皆是。
    集邮是大众收藏嗜好吧,流行火过了;集币是大众收藏兴趣吧,流行火过了;连股票这个最大众化的投资方式,也流行得有些过火了。
    火,并非坏事;但火过头,就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了。
    市场需要火,但要火得有序;火过头便是失序,失去秩序的市场不仅不会给投资者带来利益,还可能造成巨大的伤害和损失。相信过去的邮票、钱币和股票市场,无论官方管理者还是市场拼杀者,都不会忘记切肤的感受,以至于到今日仍徘徊不前、回天乏力。
    当然,玉玩是雅事,但别忘记,只要有利可图,即使再雅的事体在惟利是图的人面前都会顷刻变得俗不可耐。
    当今制玉留皮,大多很俗。
    仔细一想,留皮应当缘于对玉色的巧妙利用,就是我们说的巧色和巧雕。对不起,我又想起了那对玉龟(见《玉雕设计浅议》,链接:https://sns.abchina.com/blog/s/%E5%88%98%E4%B8%99%E6%88%90/806)。那种古朴意趣、浑然天成、毫无做作之嫌的巧思,真正是妙用玉色设计的范本。
    玉器变迁经历了由俗至雅,又由雅至俗的历程。
    早期人类玉石不分,多追求材质坚硬、锋利和耐耗的实用性,以制作工具为主;随着美石的稀缺,渐为权力集团所控制,题材也不局限于工具了,而以观赏性较强的装饰物为主;政治、宗教的产生与发展,把玉器推向极至,成为通天地、祭鬼神的礼器;青铜时代的到来,使加工制作受到极大限制的玉石逐渐退出了宗教礼器的舞台,但仍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随着统治制度的完善和道德文化的健全,玉器又被纳入政治权利集团的制度范畴和时尚领域。
    从实用到观赏,体现了人类由蒙昧向文明的过渡,而玉器也初次完成了由俗入雅的演变。政治和宗教的发展,把玉器推到礼器的高位,同时也把玉之雅味推向了极至。当玉器被统治者固定在礼法制度之上的时候,似雅还俗。只有人类赋予了玉器文化道德的深刻内含,玉器才登上了雅的峰颠。
    玉器发展的历史与人类变迁的历史一样,时兴时衰,时断时连。而权利的纷争常常造成制玉历史人为的截断。等到人们再次捡拾起祖上手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不大清楚它的真实用场了。
    那就从头再来。
    从头来也逃不脱雅俗互易、犬牙交错的发展规律。
    尽管每个时代的审美情趣和审美品位不尽相同,但每个时代试图把玉器制作到空前绝后的意愿却不会改变。愿望总是美好的。但美好的愿望代替不了粗陋的现实。制玉,往往最难超越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每个时代的作品都会打上深深的时代烙印。很多时候,人们由于无知而狂妄,由于偏狭而冥顽;坐井观天,闭目塞听,孤陋寡闻。谁都以为自己手艺最好;谁都以为自己的作品最精;谁都以为自己是行业老大,老子天下第一。直到有一天不同时代、不同等级的作品同时被陈列于同一张柜台,结果才一目了然。我想此时那些本不及格却又自诩为大师的人们,在听到后人的切切私语、看到他们指指点点,一定会躲在某个角落瑟瑟发抖、胆战心惊。也许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能够担当精品的时代、能够担负大师盛名的其实很少很少。
    古人赏玉,首德次符。为什么?因为古人赋予玉质太多的文化内涵和人文精神。虽说玉不琢不成器,却仍崇尚大器不琢,返朴归真;至于用色,更非时尚所求;即便用,也用得巧妙,用得天真,用得让人浑然不觉。
    我之爱玉,正在于此。
    乾隆朝制玉,多仿三代,虽得繁缛之精髓,却常常落于俗套。当今社会,心浮气躁,虽有器具之利,却少上佳之作。于是乎投机取巧,故弄玄虚,竟玩起皮子来了。
    留皮巧作,代不乏例。虽难求古趣之微妙,终不至失制玉之精神。效仿古人、发展古人本属理所当然,无可非议。然当代某些大师却不顾题材特点、不论工艺局限,青红皂白一味留皮,活象贴在玉器表面的恶俗标签。
    仔细一想,其实不难理解。带皮子是什么意思?说明用的是籽料;子料为什么要炫耀?因为它稀有,因为它珍贵。
    呜呼,几千年的话题,说来说去竟还是一个钱字!

 

    本文著作权归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任何机构、个人如需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及出处,否则,本公司将保留随时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本文仅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业银行立场。)
分享到:
发表于 日期:2014/7/8 9:38:01
后一篇:无 前一篇: 玉雕设计浅议

评论

刘丙成

刘丙成

去皮籽料辨认难度加大,但也并非绝对不可识。

冯爱军

冯爱军

籽料去了皮,神仙不认滴!

小作兔

小作兔

个人更喜欢留皮的玉器还有蜜蜡,感觉更贴近自然,能更好的展现原本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