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出五铢与汉灵帝卖官
盛洪伟
盛洪伟
专家顾问

    法国历史学家、社会学家托克维尔说:“普遍和过分的求官热是一大社会弊端,它在腐蚀公民的独立精神并使行贿、钻营在全国成风,它在毁坏光明正大的美德;更用不着我指出。这样的歪门邪道只能产生有害的结果,扰乱国家而无所裨益。”
    众所周知,货币是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它是一把尺子,丈量着有形,丈量着无形,丈量着现在,丈量着未来,货币丈量着一切。货币化促进了经济的发展,而极端货币化则会触及道德底线,“要想富,调干部”,买官卖官成了某些领导干部生财之道,因买官卖官而落马的贪官不计其数,某县委组织部长甚至有“卖官价目表”。“不请不送,降低使用;只请不送,原地不动;会请会送,提拔重用”、“看票子厚度决定位置升迁”似乎成了潜规则,干部呈现逆淘汰,让人痛惜不已。其实,早在东汉时期就有灵帝卖官的记载,此招如同汉灵帝的名字一样很“灵”,是灵帝敛财的“绝技”,“四出五铢”即为汉灵帝时期铸行的货币。
    公元168年,年仅16岁的刘宏入宫即位,他就是历史上的汉灵帝。
    汉灵帝爱财如命,发明了一套“独特”的生财之道,竟靠赤裸裸地卖官大发横财。光和元年(178年),公开将卖官榜文悬挂于鸿都门前,按官衔大小实行不同价格,最为荒唐的是汉灵帝竟然在西园开办了一个官吏交易所,明码标价,公开卖官。卖官的规定是:地方官比朝官价格高一倍,县官则价格不一;官吏的升迁也必须按价纳钱。求官的人可以估价投标,出价最高的人就可中标上任。除固定的价格外,还根据求官人的身价和拥有的财产随时增减。一般来说,官位的标价是以官吏的年俸计算的,如年俸二千石的官位标价是二千万钱,年俸四百石的官位标价是四百万钱,也就是说官位的价格是官吏年收入的一万倍。公卿官爵价位竟高达一千万枚五铢钱。不仅如此,没钱者还可赊账,但就任后必须加倍偿还,就连提升也要先交钱,否则不予提拔。当时庐江、南阳二郡的太守羊续为官清廉,秉公办事,深得民心,灵帝要提升他为太尉,但此官衔需交一大笔钱财,羊续无奈,指着自己身穿的粗袍说:“臣之所资,唯此而已”。羊续没有得到这个官位。钜鹿太守司马直也是清官,灵帝减价三百万予以提升,如此巨额,只有搜刮百姓,司马直当场拒绝,并借病辞职。行至孟津时,再次上书汉灵帝,陈述卖官之弊病,然后服毒自杀。
    两位清官的遭遇令人痛心,但汉灵帝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集五铢钱如山,在西园建造了一座贮钱用的仓库—万金堂,为此有诗吟到:“莫愁灵帝庸无才,只怪老天错安排,天生一副商贾料,缘何派他秉政来”。
    公元186年,灵帝开始铸造新五铢钱,为区别于万金堂五铢钱的样式,在钱的背面铸了“四出文”,即从钱背面方孔处有四条直线连结外廓,俗称“四出五铢”。
    汉灵帝卖官,致使朝廷里昏官比比皆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官位,不理朝政,拼命诈取民脂民膏,老百姓怨声载道,深恶痛绝,这种“四出五铢”钱刚刚投入市场,便遭百姓强烈反对,人们奔走相告,传言天下将四方大乱,京师将破。不久,果然爆发了黄巾起义,汉灵帝的钱财也像“四出”那样四散而去了。
    面对买官卖官顽疾,中央高层掷地有声:“让卖官者身败名裂,让买官者‘赔了夫人又折兵’。”汉灵帝卖官不得人心,因此,“四出五铢”发行不久即废止,其价值也高出普通五铢钱十几倍。

东汉四出五铢.jpg

 

    本文著作权归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任何机构、个人如需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及出处,否则,本公司将保留随时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本文仅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业银行立场。)
分享到:
发表于 日期:2014/7/4 11:46:27

评论

盛洪伟

盛洪伟

冯老师好!
   是的,朝代兴衰,从钱币的做工也可大致分析出来,一般来说,科技发达,经济繁荣,钱币的工艺也好一些,反之亦可。东汉的五铢做工粗糙,份量也不足,西汉五铢精致,份量也足。
   钱,能花是消费,花不了就是废纸。皇帝还差钱吗?敛财何用?弄座钱山做啥?这种现象至今犹存,或许是癖,费解。

冯爱军

冯爱军

东汉呀,从章帝以后就不行了!
明码标价卖官,关键是创收不入国库,属皇帝自家的!

盛洪伟

盛洪伟

比丘12,您好!
  您说的不错!下者存钱,中者存物,上者存情。皇帝当以治理国家为重,汉灵帝卖官赚钱,不理朝政,自然是为钱,则为下者,必然导致国家大乱。所以,汉灵帝应去经商。

比丘12

比丘12

汉灵帝果然应该去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