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协议Ⅲ遇阻亦要前行,李放
财富众人行
财富众人行

今年6月,美联储与其他监管机构曾表示,巴塞尔协议将在201311日起开始逐步实施。不到半年时间,美国三家金融监管机构美联储、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以及美国通货监理局就在日前联合宣布,美国将不会如期实施从201311开始生效的巴塞尔协议,这足足让美国的华尔街坐了把“过山车”。

 201011月,二十国集团首尔峰会批准了巴塞尔委员会起草的《第三版巴塞尔协议》,确立了银行业资本和流动性监管的新标准,要求各成员国从2013年开始实施,2019年前全面达标。巴塞尔协议的目的在于通过提高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比率对每家银行都实施监管,又通过对系统重要性银行实行特殊的监管,以达到监管点和监管面的结合,防范系统性金融危机的爆发。相比于原有的巴塞尔协议巴塞尔协议有了许多的突破一方面资本充足率要求明显提高其中银行一级资本率比原来提高了2核心一级资本率比原来高出3倍多虽然在巴塞尔新规下银行可以将核心资本比率降低到7以下但可能会面临分红派息以及股权回购等方面的限制特别是一旦银行的资本金比率降低至4.5以下将面临严厉的监管制裁可能由国家监管机构出面干预另一方面巴塞尔协议第一次提出了资本缓冲资金的规定该规定将从2016 1月开始启用并于2019 1月完全生效

 美国推迟巴塞尔协议的如期实施,主要有以下方面的原因:

首先,美国推迟实行巴塞尔协议,折射出美国自身经济状况仍然不佳。在实体经济复苏乏力的情况下,美国银行业自然无法独善其身。在美国,尽管伴随房地产和国内消费的改善,经济仍处于温和复苏轨道,面对即将到来的“财政悬崖”,如果资本新规也同时施行,将极有引发剧烈的金融动荡。推迟巴塞尔生效日,可暂时避免集中的融资潮和风险资产抛售潮。从今年6月份美联储公布的监管方案看,将商业地产贷款的的风险加权数从目前的100%提高至150%,此举不利于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复苏,违背美国经济复苏的整体战略,所以,被推迟也在情理之中。

其次,经过多方注资后,美国银行业在短期内资本充足率较高,但长期内,它们与欧洲银行业类似,也将面临着资本短缺和盈利能力下降。以普通权益一级资本充足率为例,巴塞尔协议Ⅲ的最低标准是7%,而全美银行业的中位数为8.9%,相当于提供了190个基点的逆周期缓冲。不过如果要考虑巴塞尔协议Ⅲ对扣除项的新标准和未来银行加权风险资产的增长,巴塞尔协议Ⅲ对美国银行业的影响也将非常巨大。到2019年,美国银行业将需要补充8700亿美元的一级资本,8000亿美元的短期流动性资产,32000亿美元的长期融资。当其他条件不变时,巴塞尔协议Ⅲ将使美国银行业的净资产收益率下降3%

最后,自巴塞尔资本协议诞生之日起,围绕其缺点和不足的争议就一直存在,并且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其自身的缺陷也逐渐暴露。因此,这既增添了协议推广的难度,也增添了全球金融改革的难度。除更严格的资本金监管标准,业界对流动性监管指标的争议也很大。自2000年以来,巴塞尔委员会陆续对流动性风险监管作了4次重大调整,尤其是巴塞尔协议Ⅲ将流动性风险监管列在金融监管的重要位置,引入两大流动性监管指标。其中,流动性覆盖率关注的是银行短期流动性,净稳定资金比例关注的是银行长期资金的稳定性。两大指标纵然对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有了新的约束,但某些细节定义对于美国来说并不适宜。

 正如巴塞尔协议II试图解决巴塞尔协议I的不足,巴塞尔协议也试图解决巴塞尔协议I 和巴塞尔协议II的不足。无论怎样,巴塞尔协议毕竟代表当今国际金融监管发展的先进方向,因此,短暂的添堵不会阻碍巴塞尔协议的最终实施。所有银行都必须保持充分的适应性,以应对未来的资本改革和监管改革,避免盈利能力、市场份额和风险管理结构的大起大落。只有这样才能在落实巴塞尔协议之路上不断提高自身竞争力。

                                            

(本文仅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业银行立场。)
分享到:
发表于 日期:2012/12/7 15:13:26

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