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无忧,长期可虑-原作者:李克
财富众人行
财富众人行


近期,社科院公布的中国资产负债表的数据值得关注。一个是企业总负债占GDP比例已达105%,超过了OECD国家90%阈值。一个是中国主权资产净值达70万亿,远超当期政府负债。这两个数字放在一起,很大程度上,可以解释当期的一些经济现象。
今年以来出现的一个新现象是企业贷款需求不足,贷款投放力度较前几年疲软不少。之前的一种解释是较高的贷款利率限制了企业的信贷需求。当然,这也是原因之一。但如果结合企业总负债比率的数字一起分析,就会发现贷款价格并非全部原因,甚至可能不是主要原因。通俗的说,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喝了数十瓶矿泉水,即使第十一瓶是免费的,再继续喝下去的概率也很小了。(这同样可以解释为何在宏观数字表现不错的情况下,A股却跌跌不休的情况。后危机下,企业继续加杠杆的动力不足,关注的对象应该是不受此制约的优质公司。)
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突如其来。迫于不确定的经济前景,很多企业大幅收缩了投资比例。但2009年的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使得当时的经济出现了V型的反弹,之前收缩战线的企业失掉大量市场份额。近视效应的刺激使得这一部分“踏空”的企业在随后两年迅速提升了杠杆比例,产能迅速扩大。不幸的是,当这一部分产能建成并投放市场时,刚好遇上了目前的疲软格局。产能过剩已经成为了主要矛盾。
这也是之前我们历次谈到的,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信号便是价格,而其中的货币价格信号又尤为重要。价格信号正确,可以起到有效配置资源的作用。价格信号扭曲,资源配置效率无疑被大大削弱了。人为的信用扩张,压制了实际利率,引导资源大规模进入资本品生产行业,生产过剩自然难以避免。
这样的境遇固然不让人舒服,但却也还没到“硬着陆”-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地步。企业的杠杆率已经很高,但因资产价格下跌引发的被动去杠杆却尚未发生。尤其是,当前政府的杠杆率与居民的杠杆率仍未到极限,中国整体资负表的扩张仍有空间。只是居民的杠杆率空间无法与企业相提并论,且又受到财富分配差距扩大的制约。而政府杠杆率又受制于未来财政收入不足的担忧。整体来说,经济进入到了一个较长的底部,上行与下行都困难重重。
纠结的局面无疑会磨掉许多人的耐心。上半年中国出现了近十年来不多见的资本净外流,而这也是之前提示到的主要风险之一。值得庆幸的是,寰球同此凉热,欧美经济也有二次探底之虞。继欧洲央行推出OMT操作后,美联储又正式推出了开放式QE3操作。境外的量化宽松会大大削弱国内资本外流的动力,中国宏观经济硬着陆的概率无疑又降低了一步。
只是欧美央行可以以无限制的量化宽松应对百年不遇的危机,危机背后的结构矛盾却无暇以对。量化宽松带来的资产价格上涨效应更实惠于高资产阶层,但带来的能源与食品价格上涨的成本,却主要由低收入阶层承担。量化宽松的背后带来的是收入差距的再次扩大。而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源是可以追溯到美国不同阶层人民收入差距日益扩大、金融机构在不对称激励政策刺激下创造出针对低收入阶层的“次贷”产品的。依靠无限量的信用纸币,短期的问题固然可以缓解延迟,恐怕长期的矛盾只能不断积累。后代子孙是否有足够智慧化解此等难题?

(本文仅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业银行立场。)
分享到:
发表于 日期:2012/9/17 9:35:59

评论

小坏蛋

小坏蛋

字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