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银行业改革年之“民营银行”与“银行破产条例”
anastasia
anastasia

    近段时间关于银行的新闻很多,呼之欲出的存款保险制度、争相挂牌的民营银行、银监会1号文的中国版银行“生前遗嘱”,再加上年内可能推出的银行破产条例,这些均是围绕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日程逐步进入民众的视野,其内在联系也是一环紧扣一环。民营银行的经营风险可能导致其宣布破产,破产条例的实行则需要存款保险制度来为储户提供存款安全保障,银行在出现金融风险甚至破产时则需要根据自行设立的“生前遗嘱”来执行市场退出。
    市场刮起一阵“民营银行”风潮
    自去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以来,不少民营企业表现出了积极申办民营银行的热情。近日,银监会在2014年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议上指出,“计划于今年试批3-5家民营银行,成熟一家试批一家。”民营银行开闸的基调更是让民营资本亢奋不已,纷纷提出自己的申报方案。截至目前已有超过70家民营银行的名字通过工商总局的预核准,且有30到40家上市公司参与民营银行的筹建,其规模远远超出首批试点的规划数量。所有人均翘首以盼,猜测谁才是国内的民营银行No.1。
    笔者以为,民营资本热情对申牌趋之若鹜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民营资本可以借此机会进入金融领域,通过整合实体产业与金融资本,打破资金稀缺的常态,从而增强自身资金运转的能动性,加速民营资本的壮大蜕变,其本质仍是为了逐利并尽可能提高剩余价值。
    不可否认的是,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民营资本对于市场商机具备高度敏锐的嗅觉,在市场效率、服务意识及创新能力等方面将体现出迥异于国有银行的优势,为金融业的市场化变革带来耳目一新的创意;但与此同时,由于逐利的本性趋势,“公物私用”将可能成为民营银行最大的道德风险所在,将银行视为自用融资平台,为利益输送、关联交易等提供便利,加剧储户资金风险,扰乱正常的金融秩序。
因此,在民营银行的试行过程中,有关部门须谨防公共金融利益变为私用,做好试点制度设计,审慎监管,从源头遏制相关风险因素滋生和蔓延。
    破产条例让银行更“生态化”
    “银监会正酝酿加快推出银行破产条例”这一说法来自于“北大经济国富论坛”上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的一番话,其原话还包括“未来要让市场说话、让资本说话,如果商业银行最后资不抵债,就会退出。”简言之,若银行破产条例正式推行,则国内银行破产的可能性将不再为零。
    公众媒体不断以“银行倒闭”“存款不保”等字眼渲染银行破产条例的可怕性,引起不少民众恐慌,继而转移大笔存款。而事实上,银行破产条例的推行更有利于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深化,正如笔者在前文《如何应对银行破产的可能》中所言,银行破产制度的推行从长远来看是有利于银行业生态圈的健康发展,促进金融资源优化配置,增强商业银行自身的市场竞争力,从而为客户提供更高质量与更安全资金保证的金融服务,是储户的“福音”,只是这一利好将实现在“优胜劣汰”之后的未来某年某月。

 

    本文叙述至此,下文将讲述银行改革年之“存款保险制度”与“银行生前遗嘱”,期待大家的关注!

(本文仅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业银行立场。)
分享到:
发表于 日期:2014/1/27 16:58:23

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