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银行业改革年之“存款保险”与“银行生前遗嘱”
anastasia
anastasia

    存款保险让存款多一份保障
    2013年9月16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发文称,推进存款保险制度建设,为小金融机构创造与大型金融机构公平竞争的环境,此后存款保险制度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存款保险制度的准备工作也开始逐步提上日程。今年1月9日召开的2014年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指出,存款保险制度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可择机出台并组织实施。
    存款保险制度是指银行等存款类金融机构按照规定标准参加存款保险和缴纳保费,当某金融机构倒闭破产时,由存款保险机构按规定的标准及时向存款人予以赔付并依法参与或组织清算。通俗上理解便是,银行破产后,储户的存款将由指定机构赔偿,且赔偿金额可能有限。据有关人士透露,该赔偿限额可能为50万元的上限。
    建立银行存款保险制度被看作是利率市场化的关键一步,其原因在于其有利于银行的稳健经营、防止出现挤兑风波,让民营银行等小金融机构获得与大型金融机构公平竞争的机会,保障金融机构顺利实施市场化破产,同时能够在银行破产的情况下保护储户的利益。
    笔者认为长期而言,存款保险制度有利于银行业的规范化和市场深化改革,但由于其制度本身要求银行需短期缴纳一笔额外的存款保险金,可能会给一些金融机构带来更大的财务压力,同时可能面临资本充足率不足的问题。另外,存款保险制度属于银行强制入保,存款保险的保障性可能淡化银行的风险意识,放宽贷款审查;另一方面可能激发银行的过度冒险精神,从事超出自身能力范围的高风险获得,从而陷入危机。
    因此,存款保险制度的设计需要结合我国实际国情,避免存款保险制度与利率市场化共同作用而产生的负面影响,实现存款保险制度的“安全网”作用,有效保障储户的利益,维护公众对银行体系的信心。
    银行订制版“生前遗嘱”
    银监会于2014年1月8日正式下发《商业银行全球系统重要性评估指标披露指引》,即我们所称的1号文,要求国内表内外资产余额为1.6万亿元以上的商业银行,需从2014年起披露全球系统重要性评估指标,提交“恢复与处置计划”。目前已有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陆续订立了自己的“生前遗嘱”,有关人员表示,从系统重要性银行开始,除了村镇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其他所有银行都应该制定该计划,其中也包括即将获批的民营银行。
    该计划又称生前遗嘱(Living Wills),最初由美国2010年将其引入《多德-弗兰克法案》,以避免08年雷曼兄弟公司倒闭所引发的金融危机,是指金融机构提供方案详述其核心业务和资产,并假设公司陷入实质性财务困境或经营失败时,如何快速有序地拆分和破产退出市场。形象地讲,就是当银行“健在”时已经安排好自己的“葬礼”,以便能够按部就班地“安葬”。
    这一概念被国内广泛报道是因为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给出的民营银行试点条件中指出,民营银行试点将坚持“纯民资发起、资源承担风险、承诺股东接受监管、订立‘生前遗嘱’”五大原则。
    近年来,随着我国金融业务的创新,综合经营程度不断加深,市场广度和深度不断延伸,金融机构对于市场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系统风险不断增大,一旦经营出现问题,容易引起市场的系统性动荡。“生前遗嘱”被认为是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体系的重要一环,可以增强金融机构的生存危机意识,实现风险管理的主动化和有序化。在金融机构出现经营风险时,可有效隔离风险资产与其他关联性机构,防止风险传递,维护金融体系的稳定。
    但现实中若出现重大危机时,这种理论案例的实用性有多高仍是一个未知数,若银行的规模过于庞大,是否能够在完全不影响整个金融业的情况下拆分或实现破产退出呢?也许只能在未来实况上演时,一切才有肯定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计划将有利于银行优化内部治理,提高自身危机意识,加强风险防范管理。
    2014年堪称金融改革年,而银行业改革更是深化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如何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优化金融资源有效配置,形成有效的市场竞争体制,笔者十分期待一场精彩的好戏即将上演。

(本文仅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业银行立场。)
分享到:
发表于 日期:2014/2/7 10:20:44

评论

暂无评论